行业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聚焦 > 石油战争阵亡名单

石油战争阵亡名单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发表时间:2015-01-20

国际金融报1月20日讯  在委内瑞拉西部安第斯山地区最大的中心城市梅里达,一家名为“科罗莫托”的冰淇淋店,以“世界口味最多的冰淇淋店”被收录进世界吉尼斯大全,但最近慕名而来的顾客可能都要失望而归了。


   《国际金融报》记者日前了解到,由于牛奶短缺,科罗莫托冰淇淋店不得不暂时停业。店主马努埃尔·德席尔瓦无奈地表示,近几个月来委内瑞拉牛奶价格上涨了近六倍,更糟的是,就算是有钱也无法买到足够的牛奶来制作冰淇淋。


   在相继曝出当地“麦当劳没有薯条”、“超市里没有肥皂”后,委内瑞拉的困境仍在蔓延。石油出口占委内瑞拉全国出口收入的95%以上、政府收入的近50%,全球油价的下跌,使人们纷纷猜测委内瑞拉可能会出现主权债务违约甚至是政府倒台。


  一位在委内瑞拉经营酒类生意的苏格兰商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牛奶、面粉、罐装饮用水、药品等生活必需品,都出现了严重供应短缺。“如今在委内瑞拉,即便有钱也无法买到想要的东西。”不过,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他的酒类生意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销售额有了小幅的增长,“委内瑞拉人现在最需要的大概就是喝上一杯”。


    国际油价暴跌,作为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石油储量的委内瑞拉,或许是最大的输家。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新年前夕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这是一场石油战争,你们知道吗?战争的一个摧毁目标是俄罗斯,还有一个是针对委内瑞拉,他们试图摧毁我们的革命,导致经济崩溃。”


  委内瑞拉只是其中一个,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厄瓜多尔、伊朗等弱势石油输出国都有“山穷水尽”的风险。


   美国能源专家、《卫报》专栏作家弗朗西斯科·摩纳尔蒂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即便油价处于低位只是短期现象,它仍将对净石油输出国造成影响,极少数的国家会因此遭受灭顶之灾。”


    委内瑞拉困境


  由于上升势头过猛,委内瑞拉政府自2014年8月以来暂停公布通胀数据。该国财政收支平衡是基于约110美元/桶的价格,“预计2014年-2016年委内瑞拉的经济数字将是灾难性的:经济将萎缩11.7%,积累通胀率将达到600%,货币将贬值89%,实际工资将积累减少47%”


  自去年6月以来,委内瑞拉石油价格跌幅已超过50%,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跌幅超过4%。数据显示,委内瑞拉的外汇储备目前已减少至213亿美元,而外债规模超过1100亿美元。多数分析师认为,该国财政收支平衡是基于约110美元/桶的价格。然而,WTI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已经低于50美元。


  《金融时报》称,委内瑞拉受到油价下跌影响之所以那么剧烈,是因为相比于沙特的960万桶日产量,委内瑞拉原油日产量仅为250万桶,其中还有80万桶用于国内消费。此外,委内瑞拉每日还得向古巴免费提供10万桶原油,并向中国提供25万至45万桶原油,用于抵偿从中国那里借得的500亿美元贷款,最后委内瑞拉每日只剩下130万至150万桶原油能够提供收入。以每桶50美元的价格计算,150万桶的日产量每年只能产生273.8亿美元的收入。


   数据显示,委内瑞拉在2012年进口各种商品便花了550亿美元。即使在大大削减了进口量之后,2014年的360亿美元进口总额仍然超过了石油产生的财政收入。对于一个拥有2900万人口的国家,物资短缺成为一种必然。


   油价暴跌的蝴蝶效应仍在不断放大。巴克莱在去年12月份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预计2014 - 2016委内瑞拉的经济数字将是灾难性的:经济将萎缩11.7%,积累通胀率将达到600%,货币将贬值89%,实际工资将累计减少47%。”


   据该研究报告分析称,只要油价没有长时间下跌至80美元/桶,委内瑞拉就还可以维持。但是,就目前而言,油价回归80元以上,遥遥无期。尽管如此,面对暴跌的国际油价,委内瑞拉政府依然不愿意在2015年选举前考虑实施重大的经济结构改革。


  这是因为委内瑞拉正在经历通胀的折磨。截至2014年11月的前12个月,委内瑞拉通胀同比上升63.6%,为全球最高之一。由于上升势头过猛,委内瑞拉政府自2014年8月以来暂停公布通胀数据。


   2014 年5月,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公布了2013年国际悲惨指数排行榜,委内瑞拉沦为最悲惨国家,根据黑市上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与美元的汇率估算,其实际通货膨胀率是官方数据的5倍,即61%。美银美林南美首席经济学家对媒体表示,委内瑞拉必须贬值其货币,不然通胀有可能最早在2016年突破1000%。


    四大难兄难弟


 尼日利亚由于过度依赖石油收入,贫困和政治不稳定的可能正进一步增大。阿尔及利亚同样是一个“泛福利”社会,该国目前仍然非常依赖石油收益,石油占其硬通货收入的97%以及预算收入的60%。在油价下跌之前,伊朗国内不够稳健的经济政策和制裁已经促成危机。至于厄瓜多尔,仅仅去年11月单月,因原油价格腰斩造成的损失就超过8亿美元


   据记者了解,作为OPEC成员国中社会福利最好的国家,委内瑞拉实行乌托邦式的高福利政策,国民享受着地球上最便宜的汽油。巴克莱此前发布报告称,按照官方汇率计算,委内瑞拉的汽油零售价仅为每加仑0.05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每升1.17元。若按黑市汇率计算,该国公民仅需为每加仑汽油支付0.01美元。巴克莱预计,这一社会福利让委内瑞拉政府牺牲了近270亿美元的利润,相当于约90%的公共部门赤字。


   上升容易下降难,降低社会福利、提升油价,这无疑是如今摆在委内瑞拉政府面前的大难题。2014年11月,总统马杜罗公布多项法令,其中包括对奢侈品和烟酒额外征税,但政府不敢轻易提升油价。为渡过难关,只能借更多的债,出售更多的资产,进行更多的价格管制。但是,如今的委内瑞拉,看起来已经不具备靠自己扭转乾坤的能力。


   无独有偶,阿尔及利亚同样是一个“泛福利”社会,该国长期受惠于石油与天然气出口。事实上,阿尔及利亚拥有2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足够弥补未来数年的进口花销。但是,该国目前仍然非常依赖石油收益,石油占其硬通货收入的97%以及预算收入的60%。因此,面对如今的不利局面,阿尔及利亚石油部长优素菲,上月底就公开呼吁欧佩克进行干预,矫正失衡的现状,削减石油产量使油价升高,捍卫欧佩克成员国的收入。得到的回应却是,在今年6月之前,欧佩克不会再就这一问题进行讨论,换句话说,不减产的决定,至少在接下来的半年内,是不会发生变化了。


  阿尔及利亚日产原油120万桶,年产天然气1520亿立方米,是欧佩克第九大产油国以及非洲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阿尔及利亚90%以上的外汇收入来自能源出口。据悉,目前国际油价骤降对该国经济造成较大冲击。


    除了委内瑞拉和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和厄瓜多尔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由于积累了规模庞大的外债,海湾、里海的一些富裕国家能够轻松应对暂时的价格下跌,甚至俄罗斯都能比苏联时期更好地应对石油价格下跌的局面。”弗朗西斯科· 摩纳尔蒂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相比之下,伊朗的情况有些糟糕,因为在油价下跌之前,伊朗国内不够稳健的经济政策和制裁已经促成危机;而尼日利亚由于过度依赖石油收入,贫困和政治不稳定的可能正进一步增大。只是,在所有OPEC成员国之间,石油价格的崩溃只有对委内瑞拉造成的创伤最为严重。”


   据厄瓜多尔央行统计,2014年1-11月厄原油产量1.86亿桶,同比增长6.3%,日均产量55.6万桶。其中,原油出口1.41亿桶,出口额124亿美元(增长1.5%),每桶均价87.82美元,11月单月每桶均价61.59美元。这意味着什么呢?《国际金融报》记者为此算了一笔账,仅仅去年11月单月,厄瓜多尔因原油价格腰斩造成的损失就超过了8亿美元。


  据尼日利亚《商业日报》报道,近日,沙特宣布调降向西北欧出口的阿拉伯轻质原油价格,每桶降低1.5美元,低于布伦特加权平均价格(BWAVE)4.65美元,创2009年以来新低,此举进一步显示沙特为争夺国际原油市场份额的决心。受此影响,西非地区原油出口压力进一步加大。数据显示,原定1月出口的尼日利亚原油仍有一半留港待定。根据预期,1月份,西非原油向亚洲市场出口量为日均169万桶,远低于上个月的日均193万桶,降幅明显,尼日利亚也愈发显得举步维艰。


    增税发债渡难关


   尼日利亚联邦政府希望通过增加非石油收入(主要包括公司税、增值税、关税、消费税、其他费用、专项税和政府部门收入)缓解危机,阿尔及利亚则希望通过发行国债为大项目融资的方式来应对不断下跌的国际石油价格,及其对本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去年的11月27日,尼日利亚石油部长迪扎尼·艾利森·迈杜克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第166届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大会上当选为主席,成为该组织成立以来首位女性掌门人。然而,尼日利亚看起来并未因此得到欧佩克的额外照顾。为了应对如今恶劣的局面,尼日利亚不得不寻求自救的方案。


   既然石油收入靠不住,尼日利亚将希望寄托在了加大非石油收入上。尼日利亚联邦政府宣布,计划将2015财年预算中的非石油收入由2014财年的3.28万亿奈拉(约合182亿美元)增加至3.53万亿奈拉(约合196亿美元),同比上升7.6%。


   据悉,尼日利亚联邦政府非石油收入主要包括公司税、增值税、关税、消费税、其他费用、专项税和政府部门收入。随着联邦政府“后向一体化”政策的推进和落实,预计相关产品进口将会相应减少。


   此前,尼日利亚财长伊维拉曾表示,仅有25%的尼日利亚中小企业照章纳税,如能在此领域加强监管,将会极大拓宽税收来源,以此贴补国内的财政漏洞。


   不同的是,阿尔及利亚则希望通过发行国债为大项目融资的方式来应对不断下跌的国际石油价格,及其对本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阿尔及利亚政府之所以有这样的打算,完全是从阿尔及利亚的国情出发。因为与其他国家相比,阿尔及利亚公共债务较低,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但由于国家收支严重依赖石油天然气出口,目前石油收入的下降迫使政府考虑寻求其他的资金来源,来维持大项目的进展。


   根据阿尔及利亚官方统计,油气出口收入占该国出口总额的97%,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0%。截至2014年6月,阿尔及利亚外汇储备为1932亿美元,比2013年底减少8亿美元。


  由于近年来石油价格居高,阿尔及利亚加紧外债偿还,2013年其外债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其外部公共债务从2000年的204亿美元减少到2013年的 3.74亿美元。据媒体报道,阿尔及利亚政府正在考虑使用内部债券为正在实施的大项目融资,各个部确立优先项目,一些项目将暂缓进行。住房部长称经济适用房项目将不会受到影响。


   上个月底,阿尔及利亚总理塞拉勒表示,阿政府将采取紧缩措施,通过削减政府开支以应对石油价格下跌。塞拉勒说,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23日牵头召开部长会议,决定削减2015年政府预算,取消一些大型项目,冻结政府部门的人员招聘。


   塞拉勒否认阿尔及利亚正面临一场财政危机。他表示,政府在2015年可能会暂停实施一些铁路、轻轨等基建项目,但关系到百姓日常生活的食品补贴等措施不会取消。他同时表示,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不会受到影响。


   此前,阿尔及利亚央行负责人曾表示,油价下跌对阿尔及利亚的财政支付能力产生负面影响。他要求政府削减明年的公共开支。


    继续向中国伸手


   中国决定向委内瑞拉提供200亿美元投资,并向厄瓜多尔提供75亿美元贷款。至此,自2007年以来,中国为了保证原油供应,已向委内瑞拉提供了500亿美元贷款;2009年至2014年期间,中国向厄瓜多尔提供的融资也超过了120亿美元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可是对于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来说,做到这一点有点难。2015年开始才几天,马杜罗就风尘仆仆赶往中国,他的目标很明确,希望能从“老债主”中国这里斩获新的融资方案。


     这边马杜罗前脚刚走,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后脚也到了。


      显然,相较于尼日利亚与阿尔及利亚的“自救”策略,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则是选择了“求助”的方式。


   从结果来看,两位总统都是喜滋滋地离开中国的。在两次会谈之后,中国决定向委内瑞拉提供200亿美元投资,并向厄瓜多尔提供75亿美元贷款。至此,自 2007年以来,中国为了保证原油供应,已向委内瑞拉提供了500亿美元贷款;2009年至2014年期间,中国向厄瓜多尔提供的融资也超过了120亿美元。


    此次计划向厄瓜多尔的贷款中,中国进出口银行将提供53亿美元30年期贷款,利率为2%。国开行和中国银行分别提供15亿美元和4.8亿美元。此外,进出口银行还将提供2.5亿美元项目贷款,鼓励厄瓜多尔家庭改用电饭锅,以减少该国对天然气的依赖。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欧亚集团拉丁美洲高级分析师Risa Grais Targow表示,“中国在委内瑞拉的风险敞口很大,所以很担心该国政局出现更替。”受油价暴跌影响,委内瑞拉经济正陷入严重的衰退。德意志银行估计,2015年油价平均需要达到117.5美元/桶,委内瑞拉才能实现财政预算平衡。


    厄瓜多尔的情况稍好,去年三季度该国经济增速为3.4%,较较2013年同期的5.6%下滑了不少。厄瓜多尔的原油产量为54万桶/天,是最小的OPEC国家。


   因此值得庆幸的是,当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等弱势石油输出国正竭力摆脱经济衰退,中国毫不吝啬地施以援手。


   中国外交部曾回应说:“近期以来,国际油价下跌对委内瑞拉国内经济造成了影响,中方对此表示理解。中委一直积极推进务实合作,双方在融资领域的合作为两国推进大项目合作提供了有力支撑。”


   但是兰格经济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陈克新指出,所谓礼尚往来,如此大手笔的援助背后其实是双方合作共赢的利益考量。中国长期以来是委内瑞拉最重要的贷款来源,也是该国第二大石油进口国。委内瑞拉官员表示,自2008年以来,两国已签订总值420亿美元的“贷款换石油”项目,中方贷款已有240亿美元到位。一直以来,中国看重的是委内瑞拉境内丰富的石油资源。与委内瑞拉的协助合作,不仅为中国的能源安全多一层保障,也给中国企业带来了新机遇。在埃克森美孚和康菲石油均因国有化威胁退出后,中石化和中石油扩大了在委内瑞拉的石油开发权。